克洛泽:像我一样的生涯现在很难想象 德国青训成果还有五六年

克洛泽作为一名前锋是独一无二的,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速度和头球优势,更是因为他的故事。克洛泽大器晚成。这篇采访将会为你揭示他的成长历程。

初到拉齐奥,从未为他国俱乐部效力过的克洛泽适应的很好,在拉齐奥的日子,曾有这样一段趣事:

克洛泽的经纪人看到了一个意大利号码打进来,但克洛泽不是他唯一一个客户,但是这个电话连续打了六次,这位经纪人开始担心他的客户是不是受伤了或者在拉齐奥不开心。等他终于接了电话,对面一个记者对他大喊“他自愿参加了Primavera(拉齐奥的一个青年球队)的训练,而他结束之后居然把每个球都捡回来了!”这个记着者不能相信这是一个世界级前锋为一群18岁的孩子收球。

这只是其中一个趣事,2019年9月初由作家罗纳德-亨主笔的传记《米洛》已经出版,这位作家表示,该书中没有什么爆炸性的新闻,“爆炸性新闻”本来就不合适克洛泽,该书立足于是什么让一个地区联赛球员成长成世界冠军。

在此当口,德国媒体世界报对克洛泽进行了专访。

记者:为什么想要出这本书呢?

克洛泽:之前总是有人问我我的故事,我怎么成了职业球员,很多人都觉得我的故事不同寻常十分有趣,而且直到今天都能激励人们,所以我有了这个主意。

记者:您曾做过木工,踢过地区联赛,在22岁的时候才有了德甲首秀。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生轨迹呢?

克洛泽: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青训中心。而且我的父母要求我在有份正式工作之前不许做职业球员。之后我在霍姆堡二队,再到凯泽斯劳腾,我意识到,也许我能吃这碗饭。我之前就表现得像个职业球员,但直到那时我才确定。同时我也很幸运,能预见欣赏我踢法的教练。

记者:您觉得这样的职业生涯,在今天还可能吗?

克洛泽:我不这么想。时过境迁,现在球探很多,我不觉得还有什么未被发现的璞玉。当然现在也有很多成长较晚的球员,他们通常在十六七岁的时候才被发现。

记者:但是您的故事里仍有很多值得年轻人学习的地方。

克洛泽: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一直保持一颗好学的心,并且能够有自学的能力。

记者:而您作为一名教练也保持着这种求知欲。

克洛泽:是的。这是必须的,很多人能考到教练执照,但没有人可以直接成为一名好教练,必须要一边做一遍学习。我在结束球员生涯之后就意识到我想成为一名教练,但是我还没有考到最高级的教练执照,我计划在明年拿下它。

记者:但是您成功的职业生涯不是已经为您的教练之路扫清了障碍吗?

克洛泽:是,但是做教练是一个很复杂的事。我的职业生涯,我曾经参加的高水平竞技都让我对处理压力有很多经验,但是做一个好教练需要的不仅仅是球员经验。

记者:您认为天赋和信念哪一个对您更重要呢?

克洛泽:五五开吧,我的速度和弹跳力要感谢父母。但是我一小就喜欢足球,当我17岁的时候,我觉得我要成为职业球员,有了那种不可改变的信念。

记者:年轻球员缺少这种信念吗?为什么德国再没有第二个克洛泽了呢?

克洛泽:我现在是青训教练,因此我的结论是,现在的孩子更加全面了。我知道我们的成果可能要五年六年甚至更久才能显现,但是我也不记得现在德国队缺少好球员。我看国家队的比赛是很开心的,因为有基米希和格纳布里这样的球员,而要有这样的球员需要良好的青训体系。

热门推荐